您的当前位置:所有文章诗词赏析
唐诗中的流水对: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

   2016/12/24 19:12:00     作者:古诗新唱

唐诗中的流水对: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



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

  唐-白居易

  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

  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  远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。

  又送王孙去,萋萋满别情。

   译文:

   原野上的青草繁茂。一年一度枯萎了又会繁茂起来。不管烈火怎样无情的焚烧。只要第二年春风一吹,又是遍地青青的野草。蔓延到远方的一片野草,侵占了古老的道路。在晴天里,阳光照耀一片绿色连接着荒城。今天我又来送别老朋友,连繁茂的草儿也满怀离别之情。

   赏析:

   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十六岁时应考的习作。按科举考试规定,命题诗,题目前要加赋得两个字,内容类似咏物诗。此诗通过对古原上野草的描绘,抒发送别友人时的依依惜别之情。诗的前四句侧重表现野草生命的历时之美;后四句侧重表现其共时之美。全诗章法谨严,用语自然流畅而又工整,写景抒情水乳交融,意境浑成,是赋得体中的绝唱。

   诗的首句离离原上草,紧紧扣住题目古原草三字,并用叠字离离描写春草的茂盛。第二句一岁一枯荣,进而写出原上野草秋枯春荣,岁岁循环,生生不已的规律。第三、四句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,一句写,一句写,是枯荣二字意思的发挥。不管烈火怎样无情地焚烧,只要春风一吹,又是遍地青青的野草,极为形象生动地表现了野草顽强的生命力。

   第五、六句远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,用刻画春草蔓延,绿野广阔的景象,古道”“荒城又点出友人即将经历的处所。最后两句又送王孙去,萋萋满别情,点明送别的本意。用绵绵不尽的萋萋春草比喻充塞胸臆、弥漫原野的惜别之情,真正达到了情景交融,韵味无穷。

   古原上的野草春荣冬枯,冬枯之时往往被野火烧掉。这一切,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,更不会激发诗人的美感。白居易却不然,他抓住了这些特点,并以他的独特的审美感受进行了独特的艺术表现,突出了野草不怕火烧、屡枯屡荣的顽强生命力,并以远芳晴翠这样美好的字眼,把它的气味、色彩写得那样诱人。因此,虽然说萋萋满别情,但并不使人感到黯然销魂。试想,当王孙踏着软绵绵的春草而去的时候,远芳扑鼻,晴翠耀眼,生意盎然,前途充满春天的气息,他能不受到感染吗?

   又送王孙去,萋萋满别情:这两句借用《楚辞》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的典故。王孙:贵族。这里指的是自己的朋友。

   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一联,对仗工稳而气势流走,充分发挥了流水对的优点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极为形象生动地表现了野草顽强的生命。据宋人尤袤《全唐诗话》记载:白居易十六岁时从江南到长安,带了诗文谒见当时的大名士顾况。顾况看了名字,开玩笑说:长安米贵,居大不易。但当翻开诗卷,读到这首诗中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两句时,不禁连声赞赏说:有才如此,居亦何难!

   这是一曲野草颂,进而是生命的颂歌。野草离离,生生不已。离离是生长的态势;岁岁枯荣是其生命之律动过程,其意蕴是规律和永恒。然而永恒的生命并不是在平庸中延续的。诗人把它放在熊熊的烈火中去焚烧,在毁灭与永生的壮烈对比中,验证其生命力之顽强。野火焚烧象征生命之艰辛和考验;春风吹又生言其顽强不屈,执着不移;侵古道、接荒城则言其无所不往,势不可阻。诗的前四句侧表现野草生命的历时之美;后四句侧重表现其共时之美。

   如此的野草,才有资格成为宇宙间一切生命的象征,才拥有值得人赞美的生命意义。尾联扣送别之意,字暗示离别乃古今人事之所难免;别情如春草萋萋,亦人之常情。故前人有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(《楚辞?招隐士》)之叹,后人亦有离恨恰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(李煜《清平乐》)之悲。

   全诗措语自然流畅而又工整,虽是命题作诗,却能融入深切的生活感受,故字字含真情,语语有余味,不但得体,而且别具一格,故能在赋得体中称为绝唱。

   流水对

   在唐代,诗的格式和韵律渐趋划一,形成一种有严格格律的诗体。这种诗体是以前所未有的,为表示与古体诗的不同,唐人叫近体今体。流水对属近体诗中的一种,是指出句与对句在意义上和语法结构上不是相对,而是上下相承,两句不能互相脱离,更不能颠倒,在语言结构上有一定的前后秩序。前后两个句子在意义上有连贯、因果、条件、转折等关系。

   例如:

   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。

   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。

   唯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。

   注意:流水对往往出现在尾联中。

   典型的流水对上下句用连词串接,或根本是一句话分两半说。例如:

   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(王之涣)

   不堪玄鬓影,来对白头吟。(骆宾王)

   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。(杜甫)

   唯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。(元稹)

   很多流水对上下句分别是两个连贯的动作。例如:

   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(王维)

   忽逢青鸟使,邀入赤松家。(孟浩然)

   欲寻芳草去,惜与故人违。(孟浩然)

   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。(杜甫)

   流水对在律诗对联中最受人欣赏,艺术性较高。一首诗里面有了一联的流水对,就显得灵动了许多。关于流水对,有这样一些说法:古人律诗中之流水对,常为难得之佳联,即因其一气呵成,畅而不隔,如行云流水,妙韵天成也。”“流水对使一首诗结构紧凑,如果是用在担当着拓转诗意的重任的颈联,常可使整首诗意像流动,习习欲飞。

   明代胡震亨《唐音癸签?法微三》:严羽卿以刘眘虚沧浪千万里,日夜一孤舟为十字格,刘长卿:江客不堪频北望,塞鸿何事又南飞为十四字格。谓两句只一意也,盖流水对耳。清沈德潜《说诗晬语》卷上:[五言律]中联以虚实对、流水对为上。此外,对联中也常常用流水对。







文章二维码分享


你是第  位访客  共  篇文章  关键字搜索    后台登陆